1967香港六七暴动反英抗暴反迫害斗争周恩来港澳工委斗委会六七暴动前因后果原始文献

吳荻舟(1907-1992)1930年加入中共,曾在國民黨南京中央軍人監獄坐牢近8年,出獄後投身抗戰;1946年輾轉香港、新加坡工作;1948年至1962年在香港歷任招商局顧問、《文匯報》社長、港澳工委常委等職;1962年調北京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簡稱“外辦”)港澳組副組長。香港“六七暴動”期間,1967年5月26日,周恩來指示在北京成立“反英抗暴”聯合辦公室,吴荻舟任群眾鬥爭組組長。由於執行極左路線不力,1967年8月中旬他被停職,1969年11月下放到寧夏勞動改造。1979年平反,1992年因心臟病在北京去世。詳見“吳荻舟年表”(位置:圖片故事)。

吴荻舟留下的文献自2013年起部分資料陸續用於余汝信著《香港,1967》、光波24電子平臺電子雜誌《向左向右》,明報、明报月刊文章,罗恩惠导演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程翔著《香港六七暴动始末 解读吴荻舟》以及詳述吴荻舟一生的紀實文學《蘆蕩小舟的故事》(連載中)等等,网络媒体亦多有引用,开启“吴荻舟研究”。以下为吴荻舟留下的诸多1960年代原始文献。

    一 吳荻舟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

【绝密】
外辦港澳組吳荻舟同志
對港澳工人「五一」觀光團的談話記錄:(1966年北京前門飯店)

五月四日晚上,外辦港澳組召集港澳工人觀光團開座談會,搜集意見。觀光團反映:香港群眾迫切要求解放,觀光團成員也有這種感情;對中美戰爭,港澳有相當一部分人希望不打好,或者認為一打起來港澳就解放了;港澳工會工作主要困難是工人受資產階級思想腐蝕較深,覺悟低,等等。爾後,外辦港澳組吳荻舟同志對觀光團作了以下談話:

剛才,你們談了很多,綜合起來是三個問題:1)香港的地位問題。2)中美戰爭問題。3)工作方法問題。我簡單談一談。

(一)香港地位問題
現在我們不解放香港就是因為有美國問題。對美矛盾不解決,香港的問題就不能解決。
現在美帝國主義包圍我們,北方蘇修對我們關門,在這種形勢下,如果我們拿回香港,等於得一個黃埔或青島,意義不大。希望大家身在香港,放眼世界。從香港得外匯不是我們最高目的。最高目的是面向世界。香港是個放射性的地方,是我們跳出去的橋頭堡,如果收回來,便關了門,沒用。我們從香港可以掌握到帝國主義的弱點,可以利用。長期堅持,對我們有利。這樣子比收回來好。
香港工友們看到生活苦,迫切要求解放,沒有看到世界利益。我們從無產階級最高利益出發,從世界革命出發,越遲解放越好。甚至香港要比台灣解放得晚,甚至大概要等整個東南亞一起解放。
如果我們在香港的人一批批全被送回來,香港沒有我們的人,失去地位、作用,又是一回事。我們要保持這個點,首先要保持我們的人,長期堅持,長期打算,長期著想。各位生活上苦,工作有困難,但要想到世界上還有三分之二未解放的人民的痛苦。香港工作是世界工作的一部分,要通過香港跳出去。我們大批的東西、書報,毛主席的著作,從香港大批運出去,影響極大。非洲朋友打游擊,東西丟光了,唯獨主席游擊戰的書沒有丟。我們的東西,到香港便能出去(到蘇聯不成,飛機空著也不給我們運),外國朋友可以通過香港進來。
你們的工作做得越好、越深,你們就越能生存,不被攆出來。即使美帝打上去,你們身上也沒共產黨、進步分子的字樣,工作做得好,可以隱蔽。少數人被攆出來,大多數還可以堅持。因此,香港地位問題與我們的工作有很大關係。我們政府暫時不解放它,甚至長期不解放它,長期堅持。

(二)中美戰爭問題
帝國主義本性決定,我們必須長期備戰。帝國主義存在,世界上就有戰爭。既然如此,就要備戰。備戰不等於我們主動去打,打不打,什麼時候打,決定於美帝。美帝能否打得起來,又決定於它的條件。只是我們準備得好,不怕它什麼時候來。
美帝現在騎虎難下,主觀上無法指揮戰爭。我們必須準備他發狂,打進來。
備戰有兩個意義:一是做長期準備,對付美帝;一是準備它突然發動戰爭。
中美戰爭打不打,有兩個可能性:一是打;一是晚打,甚至不打。戰爭的發展,很難說。總之要準備好。
如果要打起來,是否解放港澳?要看我們國家的情況。估計不會用港澳地方作戰,那地方小,英雄無用武之地。如果打起來,你們也不會離開香港,可以在香港堅持下來,就是最大勝利。中央同志說,如果你們腦子裡有期待港澳早日解放的思想,對工作就有害。對世界革命就不利。中美打不打,打起來香港解放不解放,你們不能想得太多,想多了,不安心,對工作不利。
香港作用很大,我們還不想收回來。因為作用大,你們的任務很光榮。

(三)英國的態度
英國人想長期在香港,但又怕不能長期。他們在香港有油水,我們在香港也有利益,所以在維持現狀這點上是有一致的語言的。他現在也不想搞翻我們。他的目的,是要從香港多拿幾個錢,一年拿幾十萬。我們呢,要拿整個世界。他不知我們的底,怕我們不給他長期。現在多少摸到了我們一些底。
最近,香港正式公佈加了價。港英搞鬼,弄假。他一方面裝民主,說向倫敦反映群眾反對加價;一方面照樣加了價。這是玩騙術。他裝假面子,沒想到卻假出了亂子。「華革會」貝納祺和葉錫恩為了搞假民主,爭取群眾,收買了幾十個人,表面上出來反對加價,誰知後面跟上了14K,黑社會勢力,乘機搗亂,發生了九龍騷亂事件。英國人看到事態再發展下去不成,怕被台灣利用,趕忙採取措施,連機場、電話都關閉了,和台灣斷絕聯繫,甚至還抓了一批可疑的人。中央同志說,香港政府對於台灣的搗亂心裡不怎麼喜歡。因為過去英國容許美蔣分子在香港搗亂,我們警告過英國政府,記了他一筆賬。加上一騷亂起來,要打爛港英好多東西,又在政治上給他塗污點,影響他的威信。由此,我們在香港工作的可能性很大,必須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當然,英國是想搞我們,但又怕我們。

(四)工作方式方法問題
要像白蟻一樣做工作,一聲不響,把整個屋子咬爛。要學習白蟻的精神。做到了這樣,便是功夫下到了底。要如此,就要活學活用毛主席的思想。
要學白蟻的話不是我說的,是中央同志說的。
你們這次回來,學了不少東西,有用,但也不能照搬。否則你們在香港站不住。你們不要以為反正身邊有幾十萬工友,隨便鬥他一場不要緊。
你們的生活不要特殊,一定要聯繫群眾,生活上樸素。生活困難一些,為了世界革命,準備挨他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輩子。

個人意見,僅供參考。
(本件發外辦港澳組,廣東省委組織部四處,全總有關領導同志)

 

二 1967年4月至8月的工作筆記(六七筆記)

關於六七筆記的說明:

本篇是吳荻舟在1967年4月至8月的工作筆記打字稿(原件陆续上载本網站“文獻原件”),除了開頭幾篇外,其餘都是當時處理香港“67暴動”期間的會議記錄(有時一天多達四次記錄),極有研究價值,自2013年起部分資料陸續用於余汝信著《香港,1967》、光波24電子平臺電子雜誌《向左向右》,明報、明报月刊文章,罗恩惠导演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程翔著《香港六七暴动始末 解读吴荻舟》以及詳述吴荻舟一生的紀實文學《蘆蕩小舟的故事》(連載中)等等。网络媒体亦多有引用。()紅字是整理者所加,以方便閱讀。因水平有限,有些內容需要讀者自行翻查更多資料解讀、佐證。歡迎交換資料。

六七筆記原件個別日期排列有不按時序的情況,估計是吳荻舟有時匆忙之間翻開一頁、看到空白就記的原因,這裡按日期排列,以便閱讀。

 

4月20日

人民日報關於批判“修養”十點提綱

1、批判脫離階級鬥爭,亡黨亡國的修養論

2、批判資本主義復辟的宣言書

3、批判唯心主義的修養論

4、修養是個人野心家的寫照

5、批判公私融合論

6、徹底粉碎奴隸主義

7、在階鬥路線中糾正錯誤思想

8、修養為叛徒創造理論根據

9、反對“左”傾教條主義的目的何在!

10、人的階級性是棵大毒草

 

4月24日

謝:關於陳總,在外頭說“都是實事求是”,陳總,在一月廿四日以後,還是說了許多錯誤,就目前的情況看,至少是看支流多,起來揭,就是起猛擊一掌(的作用)

6次談話,都是起了撥冷水作用。這點陳總本人也承認。

至目前為止,外辦同志還是實事求是。

在外辦的領導同志,還是看風扯帆,像氣象臺。

高:黑手也伸到外事口,雖然總的方針政策,是主席制定,但也受到干擾。這只有靠外辦同志來揭發。這是亮相的實際表現,不是為亮,而是站在那(哪)個司令部的問題。

 

陳在文革中,的確是犯了不少錯誤。

戰到隊(戰鬥隊)同志,也要兩革。

王甲之:竟有人歪曲情去總理處反映,將來如總理作出不符事實的結論,是要追。

李:我們有一個困難,對情況又不清楚,說多了是投機,說少了是保守。總理那裡的會又沒有開完。

“這是資產階級的人事學的做法,不相信群眾路線的革命路線的做法,即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做法,不是毛澤東思想的,無產階級反動路線的解決矛盾的做法。”

“背後究竟是什麼值得研究。”

“還是怕字當頭的,怕革命,怕丟烏紗帽。”

“毛主席說在這次運動中,自己教育自己,你批判陳總的錯誤,也是自己亮觀點的,自己檢查自己的做法。”

“首先(要進一步開展外辦)要批判李一氓這種思想。這是對党、對毛主席親自發動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不負責的,對運動的壓制思想。”

“即使有種活思想,也不應要總理來改變革命總部的計劃,可以直接向革命組織談。”

主動站出來,支持群眾的革命的運動,帶頭革命。

陳總:1. 對赫禿(赫魯曉夫)下臺,和新修(修正主義)的估計樂觀,說赫下是搞不下去了,新修(修正主義)不能不好些。

  1. 批評我們在港澳宣傳社會主義,學毛著,認為是愚蠢,左得可愛,左得可恨,要我少搞鬥爭,少搞政治學生(習),思想改(造),要利(用)海外條件,學一門外語,紅專。
  2. 90%組織起來,也不解放,但,並不是不要學習和改造。
  3. 你們要慎重,××還可能復職的。
  4. 一次小會上點馬進的名,說他過去既不向我會報,張于(政治部主任)寫章汗夫大字報,是催命。
  5. 那次小會上要大家多找他。

 

5月6日

26/5.聯辦:港澳辦公室今天成立(筆者注:全稱“反迫害聯合辦公室”,中共為應對六七暴動成立的臨時機構,外交部副部長羅貴波任主任)。負群眾鬥爭組(吳荻舟負責群眾鬥爭組)

  1. 必須突出政治,突出毛澤東思想,吃透政策方針和下面的情況,只要是吃透群眾的鬥爭情緒,和摸透主客觀的力量,中間情況。
  2. 每天必須瞭解鬥爭情況。

謝壽天:我行24—25被提1190萬元。(謝壽天時任中國銀行副總經理)

 

(存款)4月底13億:美

僑、          ״

1、22/5國K2、3千混進隊伍(吳荻舟使用一些速記符號,此處K代表國民黨,其他有M代表美國,E代表英國,HK代表香港,A代表共產黨等),照相,對群眾威脅很大。

銀行也有動搖的,3、40個。

 

2、敵人的論點:

①7億外貿外匯一年。

②要用HK搞國際革命。

③有一百萬解放時逃出來的,是右,是統治者的社會基礎。

④先鋒隊是有,後備隊未組成。

⑤文化大革命,不能兼顧。

結論搞大也如此,小也如此,搞大以後好,小搞以後不好辦。所以

 

3、問題

①有動搖的。

②罷工工資少了,如何?

③電車停工一小時,用了三天。傳達慢如何辦?

④繼續上升如何?升到什麼情(程)度?

⑤勝利的把握不大,還未考慮到如何辦?

 

4、HK(指港英)下步如何做?

①繼續高壓?

②造制輿論?

③組織阿飛隊。

④放出(動用)K。

 

5、目前我的做法(指左派力量)

①必須打勝,群眾鬥志很高,發展很快。

②有十萬工人(有組織的),可動員5萬,共15萬。

③有廣大的反英群眾,小販。

④全60萬中輕重工人43萬,店員十多萬。

63個工會,會員十萬,加外(另外)

海員4.5萬,工會會員2.3萬

政軍醫4千人(共1萬)

九龍巴士5千,(共9千)

香港巴士1千多,

小汽車,大貨6千人(1萬)

電車1千7百

中華、香港3千

電話1千,(5千)

 

基本群眾:漁民  8萬

煤氣

基本群眾:徒置區70萬

基本群眾:木屋區40萬

大澳

大埔

長洲

中小學生5萬

      

K號稱70個工會

    工人3萬

HK人口分佈:香(港)150萬,九(龍)150,新界60,其他約10-15萬(漁民,海上人)合370-80萬。

 

5月24日

24/5  總理聽會報。(此日期可能是27/5之誤,因為下面第一點提及5月26日發生的事)

以下是工、城兩委彙報後指示:

1、“大屠殺”26/5還出現,是不合符毛澤東思想的。

2、既不和英打一仗,又不準備收回香港,那末,強調過頭。

3、重新批評“來人未見”,“不會彙報”便走,“報紙報導過火”“大屠殺”。

4、問如不接受,你們如何辦?

5、“問題我們的底都亮給他,他的底我們摸不著。”

6、朱談到敵人的看法,和估我不解放,要搞世界革命時,總理“那也不一不定,中央下決心的問題。”

7、“文匯”“大公”和國內差不多了。內外有別,在HK還是要的。(對報紙目前的做法)

8、“把HK搞成紅彤彤”的形勢,你們考慮嗎?一切照國內做行嗎?

9、“喇叭停了”既然還是要聽他的命令那就不如不做在前面。

10、馬士榮:“要堅持”,總(總理):“你考慮到他會封銀行?你這話衝口而出。”“錯了就要改”。

11、“如果HK的命令還要聽的話,我們就要考慮做不做。”“佈置工作,就先得考慮後果”。

12、朱:“喇叭並未撤”,如果再有(22)(22日)的類似集會,還可能播。

13、“這是策略性做法”

14、“你們怕右”“現在喇叭三天不響不更右,型左實右”“我們還是不打無備的仗”

14、“談到警告性罷工,總理說,這好。這是合乎毛主席的思想的,這是出其不意的(語錄88頁)打仗。”

15、“在人的統治下,總是‘有利有理,有節’即使要收回,也要選定時機。”“要出其不意的一擊(舉了反擊印度)”

“流動的喇叭”還可以。

16、如何能實現四條?

朱,①宣傳(“重要,既要注意人民的要求,照顧HK宣傳政策與國內不同,國內是上下夾擊,只要打得准,那一定勝。HK是不是一小撮,而是本就是資本主義道路,所以宣傳攻勢要不同,不要脫離群眾。既要照顧群眾,又要不使群眾厭倦。”

18、司徒說到“要多采運動戰”,總理認為對,(舉群眾的“麻雀戰”)可以持久,可以打擊的威信。

19、目前不能(楊彙報工委的計畫)低下來,不能示弱,避免群眾情緒下降。22/5上午鬥爭後,機關單位,被捕143,下午為了不示弱又搞了他一陣,就轉到不定時的罷工、怠工。幾天來,形勢起了一定的威脅。但總結了一下,覺得①還不是以壓倒22/5,②打不痛。

後來 ①交通 ②海員。

20、問了全面的力量。

21、批評了廣州大會二處開。

22、工會的保衛戰問題,文鬥與武鬥之間的區分。①蔣幫②線防暴隊③實彈上來,如何?(人民戰爭(借用))

23、總理問了反迫委員會的幾個正副主任後,說“全面捅出來了”,準備大搞,未先料前途,如何?應計算幾種可能。你們都只想到一個前途。

24、現在迫著中央上馬的太多。

25、事先不多設想。……話又說“天不會塌下來”

24、情況還要進一步研究,“路邊藏槍”不可能這樣。

25、總不能失敗。(原文如此,有兩個24、25)

廣州開了一個分裂會,最卜路(暴露)

英藉    31000多人、

美藉    4500多人、

軍  卡克1旅,英藉1旅,7千多

員警   “1.2萬”。

後備    “2千”

特種防卜(暴)“6百”

補充(△△飛)600,海軍11只,共1100人。

 

總理對方案的補充意見

1、鬥爭為了長期工作創造更好的條件。

2、在鬥爭中加強政策教育,毛澤東思想的學習,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十個同志起得有了)

3、士氣可鼓不可泄,要因勢利導。

 

敵我友力量的變化

1、敵人的社會基礎

他們有些社會基礎,如逃出去的地富反壞、高級知識份子,和解放初期逃港的蔣幫的軍、警、憲、和文職人員、黑社會。但十多年已有重大變化。

  1. 吊頸嶺(調景嶺)的1萬多人,已有很多轉化為工人,思想起變化,有些已接近我們,不是全部是他們控制得了的。
  2. 經過1956年的九卜(暴)事件黑社會已為港英控制,和碰了壁,已有很大的減縮。
  3. K的工會,一人數少,二、內部矛盾大,洪海潮和何康的矛盾在這次事件中表面很突出,洪主抓(主張)搞我們,何不滿。

④E警內也有矛盾,主壓和反主壓的分歧。(很主要)

⑤HKE的學校學生,他們是上層子弟多,雖有,不能控制,而且變化,也很大。

(澳門的勝利是我們的壓力下,內部軍方和警方的關係,起了矛盾即,警壓軍接受投降。)

⑥防暴隊總數600,分5個隊。

 

6月6日

6/6(52號簡報)

一、據安子介(紗業鉅商):香港資本大量外流,銀行存款銳降,多數變為黃金、美鈔,套往外國,市面銀根緊縮,一般對放賬都抱戒心:

日商(近來)對制衣廠供應原料,幾乎全部停止放賬。

二、滙豐主任級的人員透露,22/5以後,滙豐被(未?)提現金達六億多元。目前該行總存款已減少了十億多元。客戶提款最多的一天共達1.8億元,英國人

對此甚為警惶失措,總行目前現鈔只存一億多元。

為了應付局勢進一步惡化,倫敦於月前運來一些尚未發行的新鈔,存庫數字不詳。輔政司限制,此庫新鈔每日不能發出超過800萬元。

三、滙豐把原定燒毀的爛鈔,又發出來使用,過去發給恒生銀行,供擠兌用的一千萬元爛鈔,也收回來用。

四、恒生經理利國偉(利銘澤的侄子)說:目前不少銀行對新帳戶不放款,老帳戶照舊,恒生基本不放賬了。滙豐暫照舊。

又說,我銀行過去每日購1000萬英磅,現已停止購買。他估計有幾個原因:一、我銀行儲備減少,二、我儲備到一定時候,一起購進,使滙豐措手不及,三、我資金用在鬥爭上,無法再購英磅,四、從其他地方購買,但此種可能性不大。

日本人對事件前途的看法中,有一點可以參考:

英可能采外交途徑,讓步可能是把交回HK的期限提早。這次英聯邦事務部首席次官來港,是搜集HK的情況和資料,以提供倫敦作中英談判之用。

日本人說,“HK的老樣,不會也不能保持得很長了。”

又說,英獲確息,我不會收回HK,所以敢演習,(這點可以考慮我暫不抗議,但,出其不意,當其演習越入我界,以突襲俘之。)

又、我北京對英代辦的示威,和英代辦處的中國工人復工,說明我不再採取再進一步的行動了,HKE升級。我們也不會升級了。

 

罷市商人思三種①誠心誠意,②半心半意,③3心2意,

 

6/6  × 國領事反映

戴:①估不到香港問題立刻引起北京這樣重視,一向HK問題附屬於廣東,澳門事件的解決是由廣東解決的,現在北京這樣重視,事情就很難辦了。②北京毛林占優,周是能左右政局的,現在摸不到周的態度,③社論是不是周的意見,無從知道,為此非常苦惱。④左派人士要發展毛澤東思想,究竟發展到什麼程度,也無從而知,這點更是頭痛的事。(據說戴這幾天非常苦悶。)

工商業仍可照常,

××國領事:如發展毛思(毛澤東思想),還是可以的,

 

要戴禁止美蔣活動,不接受美蔣一切要求,都是可以做得到的。戴最怕低頭之後,一切工商業都不准經營,等於中國大陸一樣,那又何必低頭,只有最後一戰,即是沒有辦法的。

 

6月7日

7/6  總理的指示(對方案)

  1. 兩不改為“不主動……”“不馬上提出……”
  2. 考慮今年內,搞幾高潮,有起有落,有主有從,有高有低,波浪前進,迫使他低頭。

 

6月12日

12/6

1.解放部長一級做決定的問題。

2.決定對遞解出境的方針。

3.解決加速反映情況問題。

4.解決加強宣傳問題。

5.解決國內群眾鬥爭配合問題。

6.情況全面向上反映(列印)。

7.省港大罷工“42週(年)”幾年問題。

9.(筆者注:原文沒有8)澳門搞電台問題。

10.派人下去。

11.中央文革派人來辦公室。

12.一千萬問題。

13.送殯問題。

 

6月14日

14/6

關於12/6遞出境27人的看法:

1、對我表態。“蔣邦企圖搞是非,對我不好(所謂的心理作戰一火花電臺)”,本來早破案,選到今天執行,故疑。

2、準備也遞解我人員,以此來搞平衡。

3、以遞K分子來恫嚇我們的群眾。

4、K分子在此時要搞事,以此壓K。

總之,看來還是“怕”我。敵人的話要聽,但要會聽。敵人做的事要看,但要會看。否則,會受到干擾。

 

14/6

1、工委抓。

2、下去瞭解情況,如要找下線,羅桂波參加。

3、總指揮部中以工委代表掛帥。(鐘提)

4、派兩人下去。(歐陽,鄭)

5、我問如發生指揮與工委意見不同時,工委是否定指揮部的意見呢,還是同時報上來由總理決定?鐘說,“工委不能要兩個意見上報,不應在指揮部上又加一層領導”,並以雙手比加一層。意思就是指揮部上就是北京。

6、我彙報總理指示關於××的業務領導,成立三人小組,但,錢未弄清是否包括平時業(務),如包括,與原擬的三條有不符。鐘意,“還是要廖負責,廖未撤,未罷,當然是廖。只有鬥爭的業務,都向羅彙報,平時業務,向廖請示。”

我說三思XX。後來向錢再報,同意。

【錢,指錢嘉東(錢家棟)。】

 

6月16日

16/6

HK對6.3社論的反映:

我不會全心支持,②可能拖幾個月,不放香港,③5.22後我改變戰術,采象徵性罷工,小而令人頭痛。

又,警方新措施,個別遇襲可開槍集體不實彈,好推到個人行動,以便推卸責任。

在放人中放了K特與黑社會有關係的人,企圖以K控制黑社會分子。

  

四、就業工人(1966.5估計)

全港就業工人       1532,100人

中  製造業          339,400人

 商業員工          167,400人

 建築              127,900人

 農漁              112,600人

 交通              111,100人

 公共服務性         24,400人

 礦工               20,700人

 其它               21,300人

 工會      我 63個

                   10人

           蔣 60個

                   3萬人。

  中間工會         50個

  其他            60個

  英國在港利益

      資產:

      工業1億(全HK總16.5億)

  航業公司   12家  1.6億

      (全HK4億港元)

  鐵路累積資金  5,090萬元

  航空公司         12家

  倉庫             4家

  公用事業          8家

  銀行             3家

英每年純利7.13億美元(1964)

其內   財政收益           3.16億美元

      英商利潤         2.63億美元

英本土資本家貿易、保險利潤    1.34億

此外美元外匯        1.1億

美在HK投資         6.5億(1964)

中(國) 工業              0.85億

    商            3.45億

      公用事業        2.20億

對外貿易

    入港                  出港

中國 222.300千萬 5.879千萬

14.321千萬 7.546千萬

89.602千萬 175.325千萬

83.140千萬 84.772

151.300千萬 34.854

17.714千萬 13.445

印尼 11.265千萬 25.500

1.898千 5.916

24.351 10.900

西德

 

16/6

英1200人,尼泊爾兵1700人,士氣低落,他們月薪2-300元,工作繁重,備受英藉軍官和士兵的侮辱。他們對我國的強大和我國給予尼泊爾無私的援助有所認識。有些尼泊爾兵:“中國好,毛主席幫助尼泊爾建設!有許多人,期滿,不續,望早回。

16/6HK指示教會領導人作最壞準備,要應付長期戒△△△△△△△△△(此處多個三角是對原件無法分辨)

 

6月19日

19/6如何對HK關廠,全體解雇,先開除頭頭,和積子(積極分子),其他同意接受登記。

估計:

1、應說是勝利的

①已多年未行動過,十七年都是克制,被動一改,而能如此,是經得起考驗。  

②已給敵人很大的打擊,敵人的高壓下,堅持繼續打擊。

③敵人許多措施,法令之一再頒發,實施有限,怕為主,至今除煤汽外,其他不敢鎮壓,而煤汽不但未壓下,反而堅持,它的“滅點打面”是失敗了。

2、為什麼出殯不能在這個基礎上搞一次嚴重的政治較量? 我看有兩點:①對這次行動的意義和目的性還不理解,②對群眾的信心不足,因此,派小組下去。

①搞幾個問題明天發下去。

①推遲出殯。

②強調這次的意義。

  1. 只有針鋒對等才不敢壓。

放手發動群眾,不應把勝利條件放在軍事行動上。

長期和速戰的結合。

 

6月21日

21/6

張×告了一仗(狀):關於指揮部。

 

6月22日

6/22   討論

港督通過利××(筆者注:指利銘澤)私下詢問費、王、高(筆者注:指大公報社長費彝民、中華總商會會長王寬城以及中華總商會名譽會長高卓雄),是否願受政治庇護,還是願被驅逐出境。

提出指揮部的問題。

 

6月26日

6/26

1、期租一律不去HK。

2、什麼貨去,什麼貨不去,要下面提出意見。[希望劃個杠杠]

3、轉口貨不去了。

4、希望有一個統一指揮。

5、瓜果船也不去,要工委和中南局。

6、計劃、方針要抄發外貿交通及地方(廣東、廣西、福建、交通部、海運局)。

 

26/6

1、皇仁、真光,不要孤立行動,要隨大流,只要不單獨搞一套,就不會暴露。請速通知下去,如皇仁、真光這樣做,反突出和暴露了自己,如果是我們佈置的話,要馬上糾正。

2、強調統一領導,同意指揮部關於塑膠工會的鬥爭小結提出的意見。

 

綜合18號簡報

 

6月27日

27/6  提出討論的問(題)

1、送大米問題,結論請3萬噸,分批以各省市人民送,第一批以廣東省4千萬人民名義送。估計港英要阻攔,一定有鬥爭,可能讓步接受,可能一定不讓送,政治上港英總是被動。還討論到這不致是經濟主義問題。

2、對英機越境問題,建議還是提抗議。

3、關於港井(港警)突擊檢查崔、王問題,決提照會,連其他搜捕事一起掃。

4、提出700打蔗刀問題,我認為這不應搞,還是要搞文鬥,但,先摸清情況。

5、廣州革命群眾告軍管會事,我同意老郭意見,由革命派按大聯合的精神,講點大道理。

資料:1966年英資貨運:

1966年到港6775只次,9,231,537重噸,中英資輪占1703只次,

運港6791只次,貨2950760重噸,中英資船1702只次,即英資占進出口貨運1/4。(怡和,太古,鐵行,邊行,太平洋行和天祥洋行)

 

27/6   外貿彙報

1、24日起已亂,29起水陸停4天,3/7起再發貨。

每月出口鮮活貨1千萬美元。每日170多卡。27/6止,豬已在深圳停17000只,超保和。

2、利用HK轉口1億5.6千萬美元。部分可以改國內,或到別埠轉,只有對泰、菲、馬等一定要由HK轉。

3、日常必需品,一般下降50%,以上三項主要是①項的困難大,如能起卸,可能還擴占一些外國貨市場。所以有幾個問題:

1、要明確方針,有利於鬥爭,(華潤來電提出“糧油食品必要時可以作為經濟制裁HK”。)就要保持原有供應。李先念同意“保證應供”(供應)

2、經濟服從政治,如果就是要作為一個壓力,就是要抵制,那外貿方面沒有意見,外貿方面另作佈置。

如是如此,就要通知各口岸停運,或就地處理了。

羅:

1、政策是應保證供應的,這點意見是一致的,決不會以此來抵制。

2、目前的問題,我看是:

①購買力下降,市場

  1. 轉運和疏散問題。
  2. 敵人的反措施如火車頭不過來。

3、造成這個現象的:

①未想到會出現─

  1. 罷工發動的太匆忙。

    群眾思想和政策。

我:由鬥委會組織運輸隊,髹上鬥委會運輸車,或輪批

5、“為了極積支援我們的抗暴鬥爭,,請速供應700打甘蔗刀。”我暫止於深圳。(原文為藍字,估計是處理之後加註)

 

6月28日

28/6   姜海彙報

1、自十三日起開槍多,人多處開,人少處開,而且都是我們抗議、聲明、號外時就開,看來敵人是瘋狂的。

2、總理的話調子低,26/6的照會又回到五條上去?

3、油麻地小輪在罷工中最差,廿四罷工,很多單位23/6就罷,有準備,所以比較好,油麻①沒有找工會的人,②沒有準備好,所以差,未離船就被便衣控制。

4、目前的問題是要把罷工堅持下去,海運是關鍵。⑴1、現在要著重抓思想工作,統一由指揮部抓,我們(指張等)認為這是很好的。⑵2、組織形式要改變。⑶學生也下去,⑷機關抽出3分之一下去,⑸市郊,⑹3、開展各區的(徙置區),搞抗議遊行,培僑已在校道上搞了。⑺4、宣傳上要攻勢,政策界限 。⑻5、罷工受到破壞就要有行動,必要時採取強制手段,搞破壞如截斷電車天線。⑼6、國貨公司優待罷工工人,⑽7、罷市,本來要放後,考慮到有的罷有的不罷有平衡,罷後,再由鬥委會聲明,⑾8、出殯。⑿三個具體問題:一、檢查,二、武鬥(來信),三、⒀9、強領導(小組談)。⒁10、沙頭角有200人到了我方,現未回去,如何辦?(這裡有兩套數字,估計是吳荻舟記錄會議內容後整理為10點,做記號方便匯報,可查看文獻原件,第二套數字是後來寫在上角的。)

總結:①如何堅持下去,現在敵人加強鎮壓,對中落工人威脅很大,要考慮武鬥。

②敵人抓主要的,次要的活動,它不大管。

 

28/6  總理指示

1、掛像章,不要具形式,易卜(暴)露,在反動統治下,卜(暴)露了力量,HK不同,是自己的領土,隨時可以收回,緬甸就不同,要有人敢站出來說話,是多聽廣播學主席思想,不更好嗎?

 

緬甸人民要就應加以保護,不應送了,(這次送一次就三萬)連這點都不加以區別,就不是毛澤東思想了。

 

28/6

長期鬥爭。政治鬥爭,當地鬥爭的方針不變。

為了堅持罷工,①加強政治思想工作,②放手發動群眾,③物貿支持,④武裝自己,⑤邊境邊界,⑥破壞敵方工業設備。

為此,我認為:我們辦公室,必須建立:①長期思想,②要沉得住氣,③要敢於作戰和善於作戰,④敢抓政策方針。

 

28/6  5.6以來HK經濟

1、銀行存戶提取15億元以上占總存四分之一。其中滙豐被提取約近10億元。

 

30/6   辦公會

1、核心未建立起來,細談深研不夠,問題研究未透就做決定。

2、有熱頭腦。

 

7月7日

7/7  情況

1、目前加入港警的人更少,退出多,如最近有批新入的華籍警衛退職。

2、最近從英雇了五名警察,手續已辦好,但現在宣佈不幹,一名英籍水警司畢架,五日突然退回月薪四千多元回去英國。

3、港九邊境各區華籍員警現已全部調離,改由英警幫辦接替。

建議:

加強對華警的工作,加強政策宣傳,對華警宣傳。

加強民族思想的宣傳。

  1. 重點抓海運系統,長期下去。
  2. 對吊景嶺(调景岭)如何做工作。

 

7月8日

8/7  新界群眾工作情況

1、大埔區共80個村,連市區共5萬人。該區已成立“鬥委會”約3千人已組織起來;青年參加學習毛著的有2-300人。

2、元朗橫台村,老遊擊區,村民3千人。我們在這裡有一定的群眾基礎。

元朗區已成立各界鬥委會。

3、沙頭角,村民7-800人,已成立“鬥委會”群眾發動較好。

4、西貢區3萬人,已有“鬥委會”,領導權在李秉禮手中,未有中、下層農、漁民參加。該區屬下十余村,目前只個別村有些工作,已組織3百餘名中、小學生。

5、荃灣區23萬人,其中工人4萬人,主要是紗廠。原蔣幫勢力較大,近年來已有較大的變化。我影響的工人已有一萬二千餘人,其中積子10%已成了(成立)各業鬥委會。

6、長洲,是新界成立鬥委會最早的,下農、漁、青年鬥爭情緒較高。但領導有怕字當頭。

7、上水:60多名公共汽車工人和印刷廠工人成立了鬥委會。

我建議:漁民要起來,此起彼落,E力不足,不能應付,疲之,並減市區壓力。

8、粉嶺附近20多個村已有5個村發動了,

總之,HKE在新界只能控重點市鎮,對農村則不很嚴密,有充分發動群眾的便利。

2/7止,罷工情況

一、 海運

9龍倉   80%

理貨    90%=80%

起落貨  75%<80%

拖輪的兩區碼頭變化。

二、交通

①九巴     90%

②九的     50%

③九貨     20%

④港巴  罷工人不變,但,開車多了。

⑤港的,下降到40%。

⑥港貨,80%。

⑦電車  下降50%(人數)出車上升70%。

三、海塢

①九塢     80% 1800人

②太塢  罷降1200→1000

電力①無變化,但電力供40萬度降日30萬度(中華)。

2、港燈(總755人,罷240人,占32%)

 

英在港收益

一、港英財政   4.23億

中其(其中)

財政盈餘0.12億港元,

負擔英在港軍費0.68億,

海塢地皮收入0.18億,

公職人員工資0.93億,

償付建機場0.03億,

發展貸款收入0.35億,

彩票      0.03億,

在海外存款息(27.28億),

利         1.91億

二、金融      2.86億

其中:

貨幣發行總(18.52億)利1.30億,英商銀行存放收益1.06億,英商銀行經營英鎊收益0.05億元。

三、貿易

英貨輸港收益2.47億,對英出口貿易收益1.33億,其他線貿易收益3.13億。

四、公用事業0.55億

五、航運0.38億。

六、航空0.57億。

七、工業0.10億。

八、保險0.07億。

九、房地0.13億。

十、石油0.21億

十一、電影0.10億。

十二、其他企業0.19億。

1966年英在港經濟收益總計16.23億港元。

 

請下面辦

1、經濟導報,1023起多5份。

2、大公、文匯、新晚、週末多寄3份。

3、反迫害語錄100條,書簽。

4、每天情況提高,不要重複,只要罷工的情況,英美的態度,要兩份南華早報、虎報、星報、政府憲報。

5、綜合簡報6期關於新界專題性的報導好,以後多。

6、語錄多要一些。

7、一定要抓好交通。

8、高夢槐(海運局副局長)

 

7月10日

10/7  要四處:

1、注意徙置區群眾的活動。

2、各界動起來已開始,但也僅在開始。

3、開展反關、反打的鬥爭(監內外)(监狱内外)

4、加強沙頭角鬥爭的政治影響。

5、不在邊界開闢一戰場。

10/7  辦公會

1、未到談判的時機:主談派雖已屈服了,低氣焰了,但,還要把親美派的氣焰還未打下去,未到,而且,我們這次鬥爭的目標:充分發動群眾,壯大進步力量,保障中國人民活學活用毛著,宣傳毛澤東宣傳的權利,形成浩浩蕩蕩的革命隊伍,改變五月以前的形勢的條件和可能性,即要通過長期鬥爭教育群眾。還未做夠。

2、邊界活動目的是支援主戰場,推動主戰場,不能把主裡搞喧賓奪主。

 

形勢分析

一、敵人對我的底,3/6、10/6社論後起了變化:

①對不解放的看法,有動搖。

②已經感到現在北京在抓了,楊二次來京,一次回去幾被拒,公開發電話……。而且形勢在發展。

③看來要擴大了。

二、HK的做法:

①基本上還是維持原有的“堅定而克制”的:大字報未進一步搞,未

②重點打擊,10/6以前,滅點重視,10/6以後沒有,現在也如此。

③打擊我機構力量的顧慮有發展,還是不想把問題升到北京,

 

這一段暴露了許多矛盾。

取締大字報本來是針對我機構,遞解出境也只放空氣,封報館也未實行,還是不敢擴大的。

三、幾個階段的鬥爭:

1、大字報的鬥爭,初對我機構,後改對天星等官方機構,對煽動有解釋。

2、打、抓、搶、封。現在看來,還是怕擴大,未達控制,雖滅點的點上升級,搞銀者,效果也好,內部有意見,不敢擴大。

大罷工後,未敢輕舉妄動。

3、關廠開除,也未進一步擴大。

總之:“大字報壓不下,罷工壓不下,封不敢擴大,遞出(遞解出境)未做,還是被動應付,公開暴路了分歧。”

“遠東評論”的社論看出來HK內部有分歧。

赫內斯為代表的要硬,但,這社論,不敢擴大。

 

吳:我同意陳的分析:現在這次官定的調子“堅定克制”,未變,摸到了一些,但,新的決策未定,戴回去與此有關。

葉:

一、從經濟上看,政治上看,這段鬥爭是勝利的。

二、從罷工發展不平衡,是由於思想工作未做好,這是主要矛盾:

牛奶全體,堅持,海事處80%,工務也有60%,煤汽80%,天星80%,這些都是好的,郵電,衛生,水務較差。

三、HK的政策,看來還未改變堅定克制,但,也增加了一些內容:“作為地方事件”。

 

四、在HK看來有效的做法

①抓人,骨幹、負責人,通輯。

②關廠除人。

③滅點打點。

 

五、存在的問題

①思想未一致。

②組織還有缺點。

③對敵人、對自己的力量未掌握,港督

 

六、如何貫徹針鋒相對:

①要多設想一些鬥爭方法。

②鬥爭的堅苦性要看到。

③要做到到處衝擊它。

④要充分發動群眾,做思想工作(不要依賴祖國)。

⑤單打一的鬥爭是疲憊不了敵人。

                                     

羅:

一、解決幾個思想問題

1、長期鬥爭思想:準備長期鬥爭,爭取早點解決,半年,或三幾個月。

2、政治鬥爭,當地群眾鬥爭,配合強有力的外交和宣傳鬥爭的方針,不是依賴解放軍。

3、相信群眾,發動群眾,依靠群眾,能自解自(自己解放自己)

4、針鋒相對的鬥爭思想。

5、不打無準備的仗,不打無把握的仗,打則必勝。

二、關於鬥爭的問題

1、不能單打一,除罷工之外,還要配合各種各樣的鬥爭。

因此發揮群眾的創造性,要做到,就要善於領導。

三、正確認識當前的大好形勢

1、一個多月的鬥爭取得了不少勝利,暴露敵人許多弱點。

2、另一方面要看到HK群眾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影響還是易於發動的,愛國思想很濃的。鬥爭是英勇的。

3、對祖國強大的支援,要看到大好形勢。

四、組織領導

1、統一思想,統一領導,一致領導。

五、對敵人的一些具體政策:

1、蔣幫會不會出來?

2、敢於出動軍隊大屠殺?

3、滅點打面如何對付?

4、關廠、除人,登記如何對?

5、出境、抓人如何辦?

六、統一領導與掛帥問題

 

      第二次高潮

      20個工會                4000人

摩總          3000      躉       800

港巴        1700    均益 400

九巴        7000

電車        1700    貨倉搬運 200

油麻地     1800    港燈 3000

九龍倉     1500    中華電力 4000

海陸理貨     1000    港電話 5000

輪船起卸貨 1600    太古塢 3000

港九小輪    800    九龍塢 3000

貨輪        500    紡織染 5000

九龍摩托    1000

共:46000

打50%:23000                  

 

23/6被打的工人 諸永山 30歲左右

 

美利用香港(1966)軍用

1、美艦390艘次。

2、美海軍上岸25萬人。

3、侵越美軍輪流到HK,休假者5萬餘人。

4、搜購大量侵越軍火、武器經HK轉運。美在HK特設“南越軍需部”,在HK進行搜購,軍用物資。

5、美在HK設廠生產武器部件和軍用燃料。

6、美在HK共有廠商700余家,投資已達1億余美元。

7、HK對美出口(不包括轉口)16億餘港元,占總出口的35%,居首位,美對HK轉出9億港元,順差7億餘港元。

                          

農村較有基礎的有:

1、大埔區80個村,5萬人。已有鬥委會。

2、元朗橫臺山,3000人。(有)

3、沙頭角7,800人。(有)

4、西貢區3萬。(有)

5、荃灣23萬人,工人4萬,已成工人鬥委會。

6、長洲,下層漁民差點,主要負責人“怕”。

7、上水,成立了,粉嶺,20多個村已發動了5個。

                                   

落後:教會、官立學校

1、羅富國、英皇、侵信會書院、聖加羅中學、金文泰中學、屁理羅士女校、香港工專,和香港大學。

以上都成立(鬥委會)

 

7月24日

24/7   與林通了一次電話,提了幾個問題。

瞭解海員罷工的情況,對海運的影響多大?

為了打擊美侵越的軍運,問在港越的船,能控制多少?

  1. 海員罷工堅持下去,有無困難?
  2. 大搜捕,有多大損失(當時傳說戴帶了500名單,內部又說積子(積極分子)名單集中在工會)

林提告訴鄭,我說好。

貿易上配合

  1. 把機器進口(1億中主要是有色金屬)

 

7月27日

27/7  美在港經濟收益總計7.02億港元,計:

一、貿易4.10億:美貨輸港2.32億,港貨輸美收益1.61億,轉口貨輸美收益0.17億,二、工業1.46億,三、銀行0.13億,四、石油0.63億,五、航運0.31億,六、電影0.18億、七、旅遊0.14億,八、保險0.05億,九、股票0.02億。以上材料,說明美在港經濟收益比軍事作用明△(筆者注:三角為分辨不出的字)

HK面積人口

1、 總面積1031.1平方公里(398.25平方英里)  1856年鴉片戰爭 北京1898年又

其中  香港   75.1平方公里(29平英)

     九龍  9.7平方公里(3.75平英)

     新界 946.3平方公里(365.5平英)

2、總人口   3,800,000人(1966估計)

   中國人   99%以上

    英籍  31000人

    美籍   4500人

    其他   6000人

3、階層分析

    無產階級    85萬人(包家屬135萬)

    中 現代工業   59萬人

其他城市無產者22萬

農村、水上雇工4萬人

農民    27-30萬人

漁民     8.4萬人

4、城市小資    40萬人

    文員 15萬人

    店員 10萬人

    小商販 10萬人

中小教師   4萬人

圖片14  中下層自由職業者1萬人      

5、資產階級    10萬人

  高知        4千人

  買辦        1千人

封建地主         1萬人

圖片15

6、遊民      6萬人

  (其中黑社會    3萬人)

7、其他            15萬人

 

對過去鬥爭的看法

1、過去對英鬥爭是右的,鬥爭也是不狠,小勝便滿足了。

2、過去對大資產階級也是右的。

3、對基本群眾不做工作,過去只做那些上層統戰工作。

 

這次鬥爭出現的好事

1、 有一隊好像是學生的群眾,約一萬人,自動組織一個宣傳隊,由中國銀行到灣仔時報,工商做了一個飛行集會。專搞時報、工商、警署,……

2、 大公、文匯增6萬,新晚15萬,商報20萬。

3、 培僑200多,新華社十多,貿易100多,進入鑼灣警署,大寫標語,

  

領導及其他問題

1、 決定和傳達問題,決定和貫徹問題。現在要二天,甚至下面不行。

2、 英文報問題。

3、 對22/5鬥爭的看法。

4、 運動中要講政策,敢於戰,還要善於戰。

5、 此起彼僕的組織動員工作不能太短,但,要保熱,有意識走向高潮。

7、 領導組織(司令部)如何適應鬥爭要求?

6、 團結對敵

7、 最終目的是經過鬥爭達到更有利於長期充分利用HK。

8、 領導主次的問題。

9、 長期、較長期罷工鬥爭的物質條件。

10、自衛反擊。

11、究竟通過這個鬥爭要達到什麼(比如外交代表),最高什麼?最低什麼?搞臭英,更好利用。

12、我們已密切注意吃像章、“語錄”、頭髮、增加非(當時有傳港英迫害被捕人士,被捕人士鬥爭要求改善待遇)

13、利用“文摘”搞鬥爭的英文宣傳。

14、捕810/815人:判470人,無罪放33人,保16人,尚有285/290人未定(待訊)。

情報

1、 蔣中將

2、 美領館難民移民官艾倫。

3、 英政治部的官員,中共控制HK,不會收回香港,英國也有如此要求。

4、 軍事演

5、

 

1、九龍倉45萬長屯、太古4.6萬,罷工二周,光倉租損失2千萬至3千萬。

2、據工商日報報導,11/5-22/5旅遊業損失1.6億元。

3、第一個高潮要補助5千人,要100萬元。

  第二個高潮   25萬人,500萬元。

  第二個高潮         工人40

                     農10

                     漁5 100萬

                    學25

                    小販20

 

7月28日

28/7

美對HK出口9億餘港元(66)港對美16億餘港元,比差7億,所以港英對美依賴大。

說明美對HK有發言權,港E要聽它的。對我反美鬥爭,英采什麼態度,可見。

 

8月8日

8/8  批判李一氓大會

1、他的檢查並未觸及靈魂,思想上就是不願改造自己,事實都不敢承認。

①他是老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總理:“一到緊急關頭,就政治動搖”。)

原因是①從來就沒有改造自己,不是中途變質。新四軍時就臨陣脫逃過,緬甸時贊成奈溫的“社會主義”,文革時怕得要死。

1、輕率從事

1.5.22行動,無事先通知。

2.7/6政府部門罷工,6/6才通知。

2、不夠遊擊。

3、肯定的說,出殯不在五日舉行。

 

鳴謝:本稿打字、整理得到《香港 1967》作者余汝信先生幫助。

 

三《1967年聯辦工作情況》(吴荻舟的交代材料)     1968年3月18日

港澳辦公室,5月26日成立,我8月5日離開,在那裡工作了兩個多月。我沒有把工作做好,還犯了不少錯誤。現在我把在工作期間,在各種場合提了些什麼意見,出了些什麼主意,分做幾個方面交待如下,請同志們批判、幫助。

這裡一定有遺漏,有記不確切的地方,我當繼續回憶、補充。

一,我在各种场合提了些什么意见?

  1. 在廖承志召開的幾次會(及羅、廖召開的會)上我提過:

1現在工會提了四個條件,視鬥爭發展,可以考慮提,一定要提(一)不准蔣幫利用香港對我搞破壞。(二)不准英帝利用蔣幫、縱容蔣幫在香港搞兩個中國。

2對22/5鬥爭,我說過先鋒隊伍(我機構的幹部)太突出、暴露,沒有群眾掩護,受了損失(後來在港澳辦公室與楊、朱等的座談會上,我又說了一次,22/5鬥爭是必要的,地點選擇有缺點,那裡不是鬧市,沒有群眾掩護,損失大了些)。

3這次鬥爭目的是通過鬥爭,動員群眾、教育群眾、壯大隊伍粉碎敵人的迫害,以利長期充分利用香港,擴大我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影響。(五月初,我對敵人的瘋狂進攻、企圖限制我港澳同胞學習毛澤東思想、擴大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對海外影響的陰謀認識不足,所以接到X委、四處關於膠花廠的鬥爭計劃時,還只是看作一個廠的鬥爭,提了一個意見,送給廖承志批,大意:通過鬥爭擴大我在該廠的進步力量,擬同意XX委的計劃,並由XX委抓總,X委配合。聽了朱、楊等的匯報,才認識到上述敵人的陰謀。)

4聽了關於11/5(8/5?)膠花廠被捕群眾的堅決鬥爭,和湧現大批積極分子後,我才認識到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毛澤東思想教育了港澳同胞,港澳同胞階級覺悟的新形勢(擬辦上述鬥爭方案時,看到該廠積極分子那樣少,工會成員那樣少,對鬥爭勝利信心很不足),因此在會上我說:鬥爭(反迫害鬥爭)只要長期鬥下去,一定會勝利,我同意X委提出來的鬥爭方案,和對鬥爭的看法。

  1. 14/6辦公室會上匯報港英遞解27名蔣幫分子出境時,我說過:1港英早就破獲了“火花電台”的案子,為什麼選今天(12/6)來遞解這批蔣幫出境,我看有三個可能,(一)怕蔣幫乘我們反迫害鬥爭時搞事,壓一壓,(二)準備遞解我們的人員出境,想以此搞“平衡”,這是港英的一貫手法,(三)以遞解蔣幫分子出境來恫嚇我們的群眾,我們不要被它嚇倒。總之港英這樣做,說明它是怕。
  1. 沙頭角事件後,有情況反映,港英調到沙頭角代替警察的尼泊爾兵中,有些說“中國好,毛主席幫助尼泊爾建設。”有些說“(僱傭)期滿了,不續,望早日回國”,士氣很低落。當時聽了,我說港英把尼泊爾兵調到前面來,是一陰謀,如果我們和尼泊爾兵打起來,致他們有死傷,就會影響我尼關係。我們要做尼泊爾兵的工作,要他們不要為英帝賣力。
  1. 在16/6會上反映港英示意各教會負責人,要做最壞準備,應付長期戒嚴。我聽了,說,敵人是怕我長期鬥爭的。
  1. 在26/6的辦公會上我聽了有些灰色單位突出來,做法不對頭時,我說不要單獨行動,要隨大流,能做到這樣,才不會暴露。
  1. 在28/6的辦公室會上,我提辦公室要統一思想,(一)要建立長期鬥爭思想,(二)要沉得住氣,(三)要敢於戰鬥,還要善於戰鬥,(四)要敢於抓政策、方針。(當時我感到辦公室有一股急躁情緒,領導怕右不敢抓,阻礙了貫徹總理關於“鬥爭是長期的、波浪式前進的”的指示。記得有一天爭論得很激烈,幾乎吵起來。)

7.在30/6辦公室會上我提:(一)辦公室會要改進,天天開大會,沒有必要,也無法深入研究問題。要建立核心小會,就重大鬥爭問題做深入討論和檢查鬥爭政策,有了初步意見後,再開大會。(二)大會的時間要短,匯報急而重大情況,通過方案等,(三)加強各組的會,務虛,討論本組業務等。

在這次會上我還提醒說,我們要保持清醒的頭腦,對前方才有幫助。

  1. 1/7辦公室會上我聽了陳XX及葉XX的匯報及情況分析(1,英警退出多,加入少;2,港英對華籍警察不信任;3,五個英國警官受聘後,不來等)後,我建議加強對華籍警察的工作,加強對華籍警察的民族思想宣傳、政策宣傳。(記得有一次提到澳門同胞中有許多是香港警察的親友,而且澳門的同志已決定通過他們做香港警察的工作,我表示很讚成這個決定。)

同天會上,我還提出:1為了長期打擊英財團,為了擴大打擊效果(擴大財團內部矛盾)要打痛它,要重點抓海運系統群眾(工人)的政治思想工作,利用罷工時間,集中到工會學習毛著,使罷工長期堅持下去(指已罷工的九龍倉等機構)2研究一下,如何做吊頸嶺(調景嶺)蔣幫分子的分化瓦解工作(當時傳說港英要放他們出來破壞鬥爭,但,他們內部有矛盾。)

9.在8/7辦公室會上我建議新界漁、農民要動,此起彼伏,達到牽制敵人把力量(警察、軍隊)集中到市區去,使市區壓力減弱。敵人兵力不多,有許多控制薄弱的地方,可以展開活動,這樣才能使敵人疲於奔命。

  1. 在一次辦公室會上,聽到敵人抓主要的,次要的不大管,我說,這正暴露了敵人虛弱,必須打破他們的陰謀,我們一面要加強主要方面(指罷工系統)的政治思想工作,加強活動,堅持鬥爭,一面也要加強次要方面(郊區、離島、及學生、群眾的)活動,使敵人難於應付,擴大我們政治鬥爭的範圍,這樣對主要方面堅持鬥爭也有幫助。
  1. 在一次會上,聽到一隊學生,自發搞了一次從中環到灣仔的飛行活動(在時報和工商日報門前集會示威),我說,這很好,是新的苗頭,要多鼓勵,是群眾發動深入的標誌(結果)。
  1. 對下面這些具體問題,我提了一些意見和建議:

1對港英強迫獄中同胞吞食像章、語錄等野蠻行為(其他什麼罪行也可以),我說可以通過公開打電話(用新華總社名義)要新華社搜集有關材料、寫報道的辦法,加以警告。(羅同意,做了。)

2羅和我談到要注意做好經濟開支的賬目,防止敵人在這方面做文章。我說是不是請指揮部考慮成立一個專門班子管好賬目。

3銀都被封時,傳說敵人對內部情況很清楚,我提要注意有沒有內奸。指揮部利用被封的銀都搞反迫害展覽,我說這好,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4一次談到將來加提“外交代表”時,我說敵人最怕這一條,有這一條就夠了。

  1. 10/7辦公室會上談到談判時機是否已到時,(當時有些傳說)我說,我看主和派氣焰是低了,主戰派的氣焰還未打下去,還未到。還要放手發動群眾,堅持鬥爭。

這次會上陳XX分析了鬥爭形勢,認為敵人基本上還是維持原有“堅定而克制”的政策。我表示同意。認為“次官”來港,摸了一下,但,新的政策還沒有,戴麟趾回去與此有關。

  1. 我和四處的同志研究群眾線鬥爭計劃時,(六月初)我提過以下意見,X線鬥爭要不暴露X線另有一套,另有一個指揮部,只能在鬥委會的規劃下進行,內部通過鬥委會發出號召,在這號召下起來鬥爭,才能掩護X線組織(計劃十萬人,分一千個組同時出動在各徒置區,大埔荃灣等地張貼標語等)。十萬人一起出動(同一個晚上)很容易使敵人發覺是有組織、有領導、有佈置的行動,萬一有人被跟蹤、被捕,追出組織來就不利了,是否分散,不要一齊行動。後來討論結果綜合大家的意見寫成書面請示。
  1. 四處同志反映一個情況,說有些統戰對象(中國小廠家,據說平時和我們的關係比較好)向我們試探,罷不罷他們的工。我說,這次反迫害鬥爭是港九同胞一致對外的反英鬥爭,打擊的對象是港英和英資企業。但,這些中國小廠的工人,也要反英,也要行動。要加強對小廠主們的工作,做好他們的思想教育,幫助他們認識一起反英。為了壯大反英的政治聲勢,小廠搞些配合性的短期罷工,一兩天,三四天,不搞長期罷工,并先使他有思想準備,搞配合罷工時先告訴他們一聲。

14、15——這兩條都寫報告請示總理,總理口頭(當面)答覆四處的同志,同意。

16.九龍倉等海運系統罷工時,考慮到九龍倉存米不出倉會影響廣大同胞的生活,我提過鬥委會是否可以作出決定,為了照顧群眾生活,定期讓大米出倉。(建議指揮部寫進罷工計劃內)

  1. 海員罷工時香港曾提到採用包其收入的方式組織散家駁艇參加海員罷工行列。因為考慮到他們不罷工,無法全部控制外輪的裝卸(我們能控制的船隻,只佔外輪的百分之二十幾),罷工聲勢和影響海運不大。對此,我有矛盾,不搞,這些散家駁艇繼續起卸貨物影響罷工,搞,有點“收買”的味道,不但開支太大(3、4百隻,當時估計每月每隻要3、4百元)而且政治影響不好。我傾向不搞,但,沒有在大會上說,記得只在群眾鬥爭組談過,好像和羅也談過。(後來未成事實。)
  1. 有一段時間,國內群眾配合鬥爭(支援)少了些,監督組同志提到這問題,我表示同意,說計劃中各大城市要舉行的群眾大會,是否安排一下。又一次,我說,計劃一下,從澳門到寶安沿邊界線的各市鎮,不斷搞一些支援香港鬥爭的群眾大會。
  1. 對澳門的個別做法,我提過不同意的意見(如訂購500隻鳥槍)。其次,我認為當前澳門的鬥爭,該集中力量督促澳葡執行取締蔣幫,落實清除蔣幫的條件。我很贊成當時群眾線清除蔣幫在教育界的力量和流毒。
  1. 當港英阻止我副食品從文錦渡入口,或傳說香港機車不過來拖貨卡過境時,我提過發動群眾抗議,并歡迎我方的機車送過去。因為副食品被阻影響400萬同胞生活,這樣做,可以調動廣泛的反英情緒。

港英向我提出要求額外供水時,我提過、并擬議過,是否由鬥委會作為照顧400萬同胞用水(當時水荒壓力很大),要求我照顧;我發表談話,接受鬥委會的要求,為了港九同胞用水,同意額外供水,但,不收水費,要群眾起來鬥爭,壓英1降低水費(現在的水費很高,群眾意見很大)2不准供美艦用水。因為,我當時覺得港英向我提出額外供水,是企圖把矛頭引向我們,不供,反動報紙會籍此對我造謠污衊,如果無條件供,又益了港英。這樣做還可以捎帶打美。

  1. 四處送到“漁民罷賣漁獲物給魚市場的計劃”時,我看了計劃中有“漁獲物由國內收購”,曾向有關部門了解,這樣做有困難,報告羅。羅看了計劃,告訴我這條不行,計劃轉給指揮部考慮,但告訴他們“漁獲物不能內銷”。
  1. 在一次會上,我提對前一段鬥爭的看法。認為鬥爭是勝利的,十多年沒有搞過這樣大的政治鬥爭,一下能發動起來,已給敵人很大的打擊,在敵人的高壓下,堅持下來,敵人許多措施都失敗了,“滅點打面”也失敗了。至今除煤氣外,其他不敢鎮壓,而煤氣不但沒有被壓下去,反而堅持鬥爭。為什麼不能在這個基礎上,搞出臭鬥爭,進行政治上的較量呢?
  1. 在27/6辦公室會上,談到700打甘蔗刀時,我說還是要搞文鬥,同意羅的意見可以搞點破壞生產設備,達到強制罷工,如截斷電源使機器故障等。談到廣州革命群眾提軍管會的意見時,我同意郭XX的意見。外交部的同志下去,按大聯合的精神,多談些大道理。(促成大聯合)

25.羅等從廣州回來後,和廖、羅一起聽了鄭匯報X線情況,(包括對指揮部有許多意見),我提過,指揮部決定鬥爭計劃時,要多注意X線群眾的思想情況,和意見。

26.看到報紙公佈四個“鋤奸”對象的罪行和照片,我說這樣便除不了了。

二,我给钱 XX 打过些什么电话?

12/6決定加速反映情況後,幾乎每天我都和錢XX通電話,但,只是反映鬥爭情況。七月上旬(或中旬,羅去廣州前不久)辦公會議上才決定由我負責全面向錢XX同志聯繫,包括每天的鬥爭情況,電話請示等。過去後一部分是羅自己打的。除每日鬥爭的一般情況,天天反映,有時,一天三兩次反映外,記得打過以下這些比較重要的電話:

  1. 電話請示及錢傳達批示等

1.罷市。外貿部先接到“停供四天”,告訴了我,晚上我們辦公室也接到了,我馬上向錢反映,也向羅反映。

2出殯改期。此案作為重大鬥爭部署,報告總理批准。後接指揮部決定延期并改變做法。我報告羅,羅要我馬上報告總理。(這事辦公室起草計劃時,未征求指揮部意見,有缺點。其過程是這樣:當我看到港英對死難烈士的屍體要採取措施時,我想到澳門鬥爭時,死難者出殯,激發群眾鬥爭情緒,造成對澳葡很大的壓力。所以在組裡提出談了一下,請示羅,羅同意作為一個重點鬥爭(認為是一個政治交量),提出一個計劃,報告批准後發給指揮部的。這缺點,我應負主要責任。)

3海員罷工。指揮部具體計劃報來時,我考慮到我能控制的(有把握罷工的)進出口外輪只佔百分之二十幾,怕罷下去聲勢不大,或有困難,向羅提議是否先罷兩個月,看形勢發展再延續,比較主動。羅同意,並將意見請錢XX同志報告總理。原案總理已批准。

4關於廣州兩派革命群眾同時開支援大會(有一次其中一個大會宣佈支援鬥爭委員會成立)發新聞稿的請示。兩次稿送到宦X處,宦不能定。記得有一次宦和我商量,提兩個大會新聞都不發,報總理批准同意。一次總理批“既舉行了,不報道,會暴露我們的矛盾,還是照發。”(記得只把支委會成立改掉。)

5轉報廣州四處軍管會聯絡員(李XX)向總理報告按7/6四處業務管理方案選派的軍代表人選已定。

6根據7/6方案,港澳組討論了組內分工,我向錢報了分工的決定後,請示上面誰負責。後錢覆,總理指示成立三人小組管。我知道弄錯了,帶回組裡研究後,我又向錢通電話,將組裡的意見“鬥爭向羅匯報,平時業務向廖請示”告訴錢,請他再請示總理。記得我向錢說完意見時,錢說三思而行,好。後來錢覆,就這樣分。

過了兩三天,我把總理的指示告訴廖承志,廖頗懷疑,說他已靠邊了,問總理什麼時候說的,我說前兩三天。他沒有再說什麼了。

7錢來電話要我告訴羅:總理關於軍事方面的指示,我照轉了。

8 23/7,轉報廣州來電話:“羅、梁關於指揮部請示六個重點機構遇到搜查時,應如何的決定”。

9書面請示送出前,凡是急案子,都預先向錢打電話,使他心中有數,抓時間送總理批。這樣的電話有幾次。有時加點說明,如請示第二次撥款時,說明了一些情況(見後)。

2.重要情況反映

為了讓錢XX同志及時掌握到重要的鬥爭情況,以便總理問起,好報告,這類電話比較多,記起來的有:

1每次鬥爭被捕、死、傷人數及累計數。

2每次審判、判刑情況。

3關於敵人要封閉我重點單位的情報。

4薛平被捕、審訊、判刑(包括梁XX為此抗議、外交部支援梁的抗議聲明、新華社總社發表聲明及13/7北京新聞界到英代辦處抗議等。)

5槍支、手榴彈上岸情況。此事最早是交通部接到電報,告訴我後,我報告羅,羅要我馬上報告總理,怕出事(當時正傳說敵人要搜查我重點機構,記得反動報還造謠說港英追查一個大木箱的下落,影射我有武器運進香港)。隔不久,指揮部也報了,槍支數比交通部報告的多,并具體說新華社、招商局等各有多少,還有一挺機槍,我又向錢報了一次。羅決定通知前方,要馬上撤出來。我接到已撤出來時(27/7)我又報了一次。

(關於槍支((船上護航武裝))上岸事,交通部反映最早,而且很重視,繼指揮部報告之後,廣州航運部門軍管代表和該部門保衛科科長(由交通部一女同志陪同來辦公室)又反映一次——這次我沒有向錢反映,下同。)

(關於既拿上岸的槍收不收的問題,據交通部同志反映部裡討論過,并正式通知我,考慮到來回搬怕出事,決定不收回了。當時辦公室已通知撤出來,我怕引起混亂,沒有把交通部的意見通知下去。撤出後,我告訴了交通部。)

6我銀行營業情況。(不只一次)

7我對港貿易,及保證供應鬥委會組織專門車隊等。

8敵人對我主要幹部(王、崔)突擊檢查,及楊、朱等自京回港遭港英留難情況。

9沙頭角鬥爭,敵我死傷人數,鬥爭情況及一百多人避入寶安的情況。

10有關部門反映我和平書店經理攜帶一份名單被竊情況。因怕引起連鎖反應,向錢、向羅反映外,還由辦公室請指揮部查告原委。

11罷工、罷市(規模、情緒、敵人對此的重大措施等)情況。

12紅校(培僑、香島等)師生被捕情況。

13上層統戰人士動態,港英對他們威脅等情況。

3.與錢通話,有沒有提過個人意見?

1記得撤回“限時放人”的報告時,我說完羅(剛從廣州回來)要重新考慮

的意見後,錢和我談起現在有無條件時,我說沒有,錢說是呀,達不到,提出去不好。(辦這案子時,我也贊成,不過當時大家也只是考慮到採取強硬的態度壓一壓它,沒有估計到條件的問題。所以羅一回來,我建議撤回。羅同意并在會上說已撤回,大家也沒有意見。)

2六月初,總理7/6召開會之前,有一次錢要我到他那裡,談起鬥爭的看法時,我說要長期鬥,長期鬥才能拖垮他,我們要邊打邊發動群眾,也要長鬥。

3第二次請示1000萬,書面送出前,我告訴錢時(27/7),我解釋了一下,說罷工工人不好去出糧(領工資),怕吊銷工作證(等於開除),所以估計每月要一千萬。

此外,記不起還提過什麼個人意見,有時閑談幾句是有的。

辦公室會上或羅決定的一些具體問題,有時,我覺得比較重要,告訴錢,有時疏忽,也有未告錢的。如羅同意幫助下面解決一些配置爆炸物的技術問題。

三,參加外單位來開的哪些會,提過什麼意見?

  1. 交通部、外貿部、海員工會開了一次國內港口支援香港海員罷工的會,我、薛、董參加。我中途有事離開。會上我同意外輪如破壞罷工後來到我港口,“拒載不拒卸”,因為我覺得來的物資是我們建設上需要的,但不給貨(出口物資)載,是船主損失,“期租船(我們租來的外輪)一律不去港”。(當時談到有些船用油(原料)國內有困難,討論後也解決了。)“船的維修也不去港”等。

2.交通部遠洋局、外貿部運輸局為了解決如我遠洋輪到英國港口遭到報復如何辦,開了一次會。我參加。我同意,發生這樣的事,堅決鬥,不行便把貨卸到其他國家的港口。記得我加了一句,一切損失由英國政府向貨主負責。(當時我想,貨是我賣給英國商人的,英國港口拒卸,把貨卸到其他港口,損失由英商向英國政府要,可以引起他們內部矛盾,有利香港鬥爭。)

3.廣州來電話問去港船隻張貼支援鬥爭標語問題。我提了意見,報告羅同意,船上可以張貼,但,不要上碼頭、街上去貼。

  1. 銀行來匯報過三次業務,一次在港澳組,一次在外交部(15號),還有一次在港澳辦公室。還打過一二次電話,問情況。
  1. 廣東海運部門軍代表和保衛科長,由交通部一位女同志陪來,談了以下幾件事:

1某烈士屍體處理問題,我把指揮部和羅的意見轉告他們,並請他們火化後保存好。代表說,不必馬上火化,可以繼續浸在XX醫學院解剖室藥水池裏。

2有些船沒有護航武裝問題。我向他們了解,知道護航武裝一向由交通部向有關領導部門請示決定後,我說,還是按過去辦。如交通部報告上去後,有關部門問到港澳辦公室,辦公室可以提供一些要加強護航的情況。

3關於槍的問題。他們談了香港同志要槍的情況,我插了些話。說到中央有指示,他們一定照辦,這次香港同志要槍,船上抽了X支槍,X枚手榴彈給香港同志時,我說,槍是香港同志為了自衛,決定要的。中央沒有指示,有,一定經過這裡轉,這裡沒有轉過這樣的指示。他們提到船上同志抽掉一部分護航武器給香港同志,他們事先不知道時,我說,大概是船上的同志們聽到、看到港英殺害同胞很氣憤,岸上的同志為了自衛,要得又很急,出於同仇敵愾,未及請示就給了。

談到今後,我想到羅對“給武器問題”十分慎重,一直下不了決心,已拿上岸的還要撤下來。我說,護航武器是船上的自衛力量,船上同志支援香港同胞反迫害鬥爭,這很好,但,今後如果岸上再要,還是請先告訴我們,讓我們請示後再給。記得我這裡還插了一段說明武器要好好管理的話。

他們還說到梁社長(應該是說梁副社長)參加三省(閩粵桂)航運會議時,決定經常要在深圳碰頭,還說他們天天有船來往港穗,聯繫很方便,鬥爭情況很清楚。還說還有許多具體問題要談,我因為不了解,怕弄錯,要他們回廣州找梁社長等直接談,告訴過軍代表,他們在廣州。

他們還談到,這次抽了一部分武器給香港同胞後,有些船的護航力量薄弱了,這次想解決補充的問題。這問題,我沒有提什麼意見。

最後他們問我,如果有事,可否打長途電話?我說,如果事情很急,來不及通過交通部轉,可以打長途電話,否則,還是請交通部轉告我們。

這次談話,交通部同來的女同志可能有記錄。她的姓名都忘了,問問該部水上運輸局(?)幹線組苗同志,他是管港澳運轉的(該部電話分機064)。

  1. 招商局李副總經理來談過一次情況,也是由交通部的同志陪來。說了一些香港群眾鬥爭的情況,群眾的鬥爭情緒外,他具體地談了兩個很生動的例子。1該局一位職員反映,該職員有一位親戚自動組織了一隊人,參加遊行,被懷疑。2該局一位職員反映,他的鄰居是一個後備警察。告訴該職員,有一次他參加鎮壓,站隊時,警官征求會照相的,他不願打中國同胞,馬上舉手答應“會”,就避免去鎮壓同胞了。他還說,把我的號碼記住,如果你們看到我鎮壓,你們就打我一拳,我就躺下,裝負傷,我不願打同胞。

我聽完覺得這些事例很值得注意,要李XX回去向領導反映。我還說,要注意、警惕,但要觀察,不要把自發參加反迫害鬥爭的群眾和敵人佈置進來搗亂、破壞的特務混起來(當時也有這樣的反映),還說,可見警察工作要做。

  1. (此段承接上文应该是第7点,但原稿用7来标示——整理者注)

7朱XX告訴我,指揮部考慮過,當一切聯繫都被截斷時,使用船上的電台。我向羅研究,我說船到港內,電台是封起來的,招商局的船上電台,一向是沒有封的,只是在港內不使用。但,我想緊急時,可以考慮使用一下。羅興趣不大。我正擬向交通部了解時,原來他們已經接到報告,並已研究過正要來找我,我請他們來(電話裏沒有談,是說有事來談談,來了才知道是為此事)。

他們(來兩人)說梁XX(副社長)到廣州參加正在廣州開的三省(閩粵桂)航運會。提出三項要求,1每天要保留兩隻船(大的內河、或沿海走的輪船)在港應急,2必要時使用船上電台,3三省船舶建立統一組織,由指揮部指揮(這條記不確切了)。還說,研究過,正寫報(告)請示。

我對13沒有提什麼意見,只問每天安排兩隻船在港,有困難嗎?他們說可以安排。對2我提了一些技術問題,比如為了避免麻煩是否可以把大船停在港外,派交通船聯絡,或接到緊急情況時,馬上起錨把船開到水線(海上邊界)外發報,以及密碼要保證安全等。

記得,他們還反映說要在深圳-香港間建立通話站(我不大懂,大概是短距離無線電話之類)。

  1. (此段承接上文应该是第8点,但原稿用8来标示——整理者注)

8與外貿部劉今生通過多次電話,多數是他打來,主要是反映外貿情況,有時我也把鬥爭情況(有關係到外貿的為主)告訴他。其中來過三次征求意見的:1業務部門反映,港英放寬大米進口額(包括泰、緬、我等)問是否接受(即增加輸港大米額度),我說,這是敵人因受市民購存(當時市民普遍存糧,引起米市緊張),感到壓力很大。這與鬥爭雖有關係,但,又是出口業務,牽涉到今後我大米輸港配額。我請示羅,羅同意由外貿部請示。2華潤建議撤銷趙韋修和XXX(名忘,二人都是簽字登報支持港英鎮壓的新界士紳)作為我大米進口的代理商資格(即對他們停供大米)。問我意見,我說,這對鬥爭是支持,警告那些洋奴,我認為華潤的建議可以考慮。我把這意見請示羅,羅同意,還是請外貿部請示決定。3有關出口公司接到香港急電,要求即付700打甘蔗刀,問是否發貨。我說,未知何用,我未接到報告,請先弄清楚,是鬥爭用,還是出口貿易,但,先可押一押。回答是鬥爭用,刀已在途中。我報告羅,是否截留在深圳?羅同意,我告訴劉,截留在深圳。

  1. (此段承接上文应该是第9点,但原稿用9来标示——整理者注)

9關於罷市問題,外貿部要求開一個緊急會研究一下。由於罷市報告來得遲,業務部門感到措手不及,頗有為難,辦公室也是罷市前一天晚上接到,只用電話報告總理。

會上外貿部匯報了情況,說事前沒有佈置,各地輸出物質還是源源到達,深圳活豬已積壓一萬七千多頭,豬圈飼料都發生困難,等等。問“保證供應”政策是否已改。羅加以解釋,說明未改,還說辦公室知道也很遲等,加以解釋。

我在會上提,是否馬上通知各地,輸出物質,到達各站,就地停下,繼續向口上來,壓力太大,引起很大損失不好。

  1. (此段承接上文应该是第10点,但原稿用10来标示——整理者注)

107/6晚和朱、楊、馬、劉、呂(軍管代表)談指揮部組織問題。談前我傳達了總理關於鬥爭中要注意長期工作的指示(是下午大會結束後,和四處的同志一起聽的):

1這次鬥爭要注意長期工作,不要把所有的力量都暴露出來,都使上去。

2在港英要害部門的力量(四處同志提到機場、在港督身邊的點子)不要動。

3(我想到1965年祁X、李國霖、張振南在北京談過因為我工會海員不願去西貢等地,放棄了許多陣地,並作出決定我海員不要放棄走西貢、台灣等線的船。我將此向總理報告并提出請示這次鬥爭是否也不要動?)在美國機構、船上的力量不要動。

我傳達後,還問四處同志有什麼補充。

談指揮部問題,我是根據“關於香港鬥爭的方針和部署”中所提“兩委協商組織指揮部”的精神找他們談的(本應找羅等一起談,但,太晚,明晨他們又走了,所以我找他們兩方一起協商)。他們協商的過程中,我插了幾句:1談到指揮部的性質,權力等時,我說,指揮部應該是一個權力機關,相當於臨時黨組,這次鬥爭總理親自抓,這樣,我體會,指揮部就是直接向總理負責,統一領導這次鬥爭。重大問題經過民主集中,做出決定後,直接報中央(經過港澳辦公室)請示。我認為這樣的戰鬥體制是最簡捷的,緊急的問題,總理還同意用電話請示。2既然這樣,X委和四處就不是指揮部的上級領導,指揮部的決定就不要經過X委和四處核轉了,否則,周轉就慢了。3當然X委和四處還是要關心,提意見,保證鬥爭規劃的實現,組織保證,保證中央關於這次鬥爭的方針、政策……的貫徹,取得鬥爭的勝利。

談到過去一段鬥爭,四處上下通氣很慢,四處同志說明關鍵在哪裡,並提出改進措施後,我問,這樣能解決問題了嗎?

朱說能。(有人等他,說完就走了)

最後,朱、馬、劉、呂都走了。(這時楊也回到自己的房間,只我和他一起)楊說,這樣做,我懷疑鬥爭的力量是弱了。

我說,那麼,是不是再找他們來談談呢?

楊說,不必了,這是我個人的意見,只要X委加強掌握就行了。(實在也太夜了,已快一點,明天又要上飛機)

我說,那麼,請你回去告訴XXX和XX同志,請他們研究一下,提一個意見報上來。

  1. (此段承接上文应该是第11点,但原稿用11来标示——整理者注)

11在五月中,林、胡來匯報情況(廖召開會議那次)時,他們反映了一些情報(在港澳組),我提,今後也送一份給我們(外辦)。

四,和指揮部、四處打過電話、提過什麼意見?

  1. 我和指揮部沒有直接打過電話,提的意見都是辦公室會議上通過,或請示過羅後,作為辦公室的意見發。
  1. 和四處通過幾次電話:

1與軍管會聯絡員李XX通過兩次電話,兩次都是他打來。一次他告訴我廣東支委會組織計劃,報告送批後,發生了兩派革命群眾對此有不同意見,作罷。另外一次是為了報告派到四處(按7/6方案)的軍代表名單。

2 24/7和林X通過一次電話:(一)了解海員罷工情況,(二)走越南的外輪能罷工的有多少(考慮如多,準備請示也罷它幾條,打擊美帝對越南侵略的軍運)。(三)大搜捕我有無損失(當時積極分子名單集中在工會,雖曾通知馬上處理,但,傳說戴麟趾回倫敦帶了五百個名單,擔心上述名單已落入敵人手中,大搜捕中受到損失)。

林說他明天就回穗,情況告訴鄭,我說好。

此外,就是在港澳辦公室成立前,五月初,批覆膠花廠鬥爭方案時,打過電話,把廖的批示告訴他們。

記得其他就沒有了。

  • 和劉寧一的秘書打過兩次電話

這兩次電話,都是為了撥款支援鬥爭,要用全總的名義。第一次羅說,提方案時,未征求過全總的意見,方案批准了,趕快打個電話告訴劉寧一一聲,并問問如何送支援電稿給他看。

第二次也是一樣的情況,撥款報告批下來,要發表了,才給他的秘書打電話。

兩次電話內容都差不多:我先告訴他為了支援鬥爭,已批準撥款一千萬(兩次兩千萬),要用全總的名義。我們擬了一個支援電稿,想送給劉XX看,如何送?

兩次接話都是一位姓段的秘書。他回答都說報告劉(有一次說劉在醫院)。約隔一會,回話,說,劉同意,支援電他不看了。

第二次回話時(記得是沙頭角事件後,劉參加在老外辦開會討論進一步鬥爭方案之後)段說,劉要他轉達,他對過去鬥爭情況不了解,要一份各階段提出的口號,請兩三天送給他。

我接完電話後,便告訴秘書組,記得我還說索性弄一份比較完整的,我們看了也忘了,搞一份資料,送給總理、陳總等領導同志,我們自己也留一份備查。

整理的過程,有一晚上,我問了一下,整理得怎麼樣了。記得段沒有來催過,是我想到就這樣問了一聲。

以上交待,請同志們審查。

吳荻舟1968.3.18